原本是在一个帖子里面的回复,现在整合一下发在泉水区吧。

风暴的主题便是暴雪的各个游戏的人物进行混战。

所以,如果出战役的话,应该也是不同游戏之间剧情的搭配。

[b]注意:魔兽部分的世界观与编年史不同[/b]

比如,SC1的雷诺一路清除异虫,却得不到联邦政府理解,而受到革命组织“克哈之子”的帮助,即将要成为联邦通缉的对象。
在“萨斯奥勒姆”星面对大规模的虫群肆虐时,雷诺选择了虐杀当地的平民,以勉强维持资源。特工凯瑞根和领导人蒙斯克因此而与他分道扬镳。
最终他一步步堕落,不惜用已经被剥夺的军衔召集军队朝主宰远征,最终却反而变成了“血刃虫皇”。
归来的雷诺摧毁了整个联邦政府,将泰伦联邦变成了虫群的乐园。
主宰指引他扫荡了科普卢星区,要在艾尔夺取神器完成进化。
虫群吞噬了艾尔,菲尼克斯和阿塔尼斯受到泽拉图感召,逃亡到了荒蛮星球法厄同。在这里,克哈之子的领袖蒙斯克最终与星灵握手言和。
同时,人类与星灵又与同样逃亡的,远古而强大的UED相联合。
虫群很快降临,三方势力共同抵御势不可挡的敌人。最终在圣域杜兰以塔萨达尔和他战舰的牺牲击败了疯狂的主宰。


仅存的几位地狱魔王中,比列和阿兹莫丹为了夺取黑暗灵魂石,决定蛊惑圣修亚瑞东方大陆的庞大王国凯吉斯坦,入侵西部的三国:威斯特玛、恩斯丁格以及坎都拉斯。
在凯吉斯坦的首都卡迪安,比列伪装为王国的先祖之魂,蛊惑了最年长的巫师樊吉。
在看到死去妻子的幻相后,樊吉进谏哈坎二世,让凯吉斯坦与东方的诸多小国联合,形成一个庞大的“联盟”,准备渡海朝西部进发。
东方仙塞岛的秘术师们因为不愿与其结盟而倍受迫害,许多仙塞人逃往了维斯特玛。
而逐渐意识到了这背后阴谋的樊吉,却对此束手无策。
他野心勃勃的弟子佐顿,主动与魔王们取得联系。魔王承诺会给予他力量,前提是先毁灭西方、夺取黑暗灵魂石。
佐顿还勾结了黑暗流浪者艾丹的妻子。爱德莉亚蛊惑了卡迪安的皇帝哈坎二世,并使凯吉斯坦的士兵纷纷陷入魔化。
一场迅速的突袭使最接近东方的西部国家坎都拉斯很快沦陷,凯恩等人逃往了威斯特玛避难。
就在西部三国陷入恐慌之时,仙塞人的到来使维斯特玛为首的西部三国有了反击的希望。
见识过魔化东方军队,仙塞人代表李敏提议,将撒卡兰姆带领的驾驭圣光的圣教军投入到战场。李敏等奈非天又在凯恩指引下,一步步拆穿了比列的阴谋,将伪装为恩斯丁格国王的比列揭穿并击杀。
可这无济于事,好战的哈坎二世皇帝很快便一路杀至维斯特玛城下。
但就在凯吉斯坦联盟即将获得胜利时,佐顿忽然带领大量巫师离开军队,独自去寻找黑暗灵魂石。
奈非天们迅速开始反击,势如破竹般地击退了联盟的军队。身为皇帝的哈坎二世被关入威斯特玛的地牢。
而贪心的佐顿已经被成群的死灵撕碎。原来黑暗灵魂石被铸造者库勒藏在了灰洞岛内,并动用了拉斯玛的死灵法术。


WOW就不说了,玩一下7.0就好。本身就是星际化的魔兽[s:ac:哭笑]


先编到这里[s:ac:哭笑]暗黑战役主角可以从乔汉娜、李敏中选择。

想到一个星际版的魔兽。
感觉《自由之翼》的套路很适合吉尔尼斯王国。克劳雷是雷诺,格雷迈恩是蒙斯克,凯瑞根是伊瓦·血牙。而泽拉图的戏份可以讲给某个女祭司。一个普通的关于吉尔尼斯王国命运的剧情。
不过写这个看的人可能很少,所以我写了一个war3[s:ac:哭笑]

[collapse=《魔兽争霸3自由之翼》]
《魔兽争霸3自由之翼》
在海加尔山之战之后,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和诸多英雄(包括满怀理想的军阀骑士奥斯马尔·加里瑟斯,还有神秘而学识渊博的大法师艾格文,以及仇视亡灵近乎癫狂的高阶检察官伊森利恩)组建了为拯救洛丹伦和奎尔萨拉斯的新紫罗兰议会。
巴纳扎尔、瓦里玛瑟斯、德赛洛克三只恐惧魔王,统领着无数恶魔及其下属的天灾军团,继续在洛丹伦王城监管着这片废土。即使阿克蒙德已经陨落,推翻这些血腥狡诈的魔头仍然遥不可及。
吉安娜悔恨于没能在阿尔萨斯陷入深渊时给予帮助,认为昔日的王子堕落为今日巫妖王的首席骑士完全是自己的过失。
她在达拉然的废墟,试图重建这座魔法城市时,遇到了带领人民离开联盟的血精灵王子,凯尔萨斯·逐日者。
凯尔萨斯希望新紫罗兰与他合作,在永歌森林取得一件恶魔也想要夺取的神器,交给与凯尔萨斯结盟的教派组织“暮光之锤”研究。
出于昔日共同在达拉然学习的友情,以及血精灵王国悲惨命运的同情,吉安娜欣然答应。
但在神器被二人得到时,死亡骑士阿尔萨斯突然间闯入战场并与新紫罗兰直面。
阿尔萨斯的出现让吉安娜焦躁不安,凯尔却感到十分愤怒,他对死亡骑士与吉安娜之间的关系显得格外嫉妒。
此时阿克蒙德陨落的消息就要被传到洛丹伦王城。新紫罗兰议会的加里瑟斯将军立刻派出诺莫瑞根侏儒所制造的飞行机器,将阿克蒙德的残兵败将在中途阻击。
监管洛丹伦的三只恐惧魔王一直没能收到阿克蒙德战败的消息。
吉安娜和凯尔又从南海取得了两件神器,它们由可怕的娜迦海妖看守,他们是比诅咒教派更可怕的邪教,不属于恶魔或天灾军团的阵营。
虽然吉安娜对收集神器的兴趣日渐增长,但她也困惑于暮光之锤对神器秉持的崇敬。
绞尽脑汁想弄清其中联系的吉安娜,发现一位老朋友找上了她:大德鲁伊,玛法里奥。
玛法里奥开门见山般给了吉安娜一个末日的警告,以及一颗神秘的橡树果实。
这颗果实让吉安娜看到玛法里奥的记忆:一开始,他调查着真神艾露恩降下的一项预言,揭开艾泽拉斯遥远的过去。
然后抵达了希利苏斯;不过死亡骑士也同时出现在那儿。
玛法里奥与阿尔萨斯在神殿展开战斗,最后带着记述完整预言的石板碎片进入奥丹姆,想借由泰坦造物的文献知识来解读预言内容。
玛法里奥在奥丹姆遇到恐怖的克瑟拉基,这是一种强大异常的无面者,他在数千年的沉睡中于翡翠梦境的梦魇中瞥见过它的阴影。
这名大德鲁伊率领塞纳留斯的子女避开势不可挡的克瑟拉基,抵达泰坦守卫们的所在之处——起源大厅。守卫在翻译后指出,预言的中心是“污染者”。
这条线索引领玛法里奥前往海加尔,他在那里的阿克蒙德的尸体中找到了谜底。
玛法里奥尝试解读魔头残留的意识,并使他接触到一个与燃烧军团紧密连结的生物,就是那全力引导三族共同对抗燃烧军团的老盟友,麦迪文。
麦迪文透露出一个恐怖的真相:巫妖王改变了阿尔萨斯,是为了解放亡灵天灾。
巫妖王预知到,在未来会有一个叫做灭世者的生物降临引发撼动世界的大灾变。因此它才改变了阿尔萨斯,想利用这副新的躯壳为亡灵摆脱军团的奴役,能够与其他种族一样争夺生存的利益。
在震惊之余,吉安娜明白死亡骑士虽然杀害无数生灵,但却是对抗未来大灾变的一个希望。
吉安娜把注意力重新放回收集神器这件事上,不过与此同时她收到消息,天灾正在攻击暮光之锤教派的根据地:格瑞姆巴托。
凯尔萨斯不希望失去强大的盟友,因此前去帮助其首领古加尔撤出高地,并取回了教派的“上古”典籍。
阿尔萨斯御驾亲征、指挥攻击行动,食人魔古加尔据此推测,他应该是忧虑暮光之锤背后的主人:上古之神。
在吉安娜帮助凯尔悄悄将大多数的暮光教徒安全送出艾萨拉后,暮光之锤的秘密维持者希尔瓦娜斯·风行者,也是被亡灵化的前奎尔萨拉斯游侠将军主动联系他。
风行者坚信目前手上的上古神器都只是碎片,其实可以合而为一,在完整状态下启动可以使一切亡灵恢复生物躯体。
虽然吉安娜一开始抱持怀疑,不过还是同意和希尔瓦娜斯联手。她想阻止亡灵天灾,想减轻阿尔萨斯转变成死亡骑士为她带来的罪恶感。如今,机会就在眼前。
新紫罗兰议会在死寂的黑石山脉上从黑铁矮人与黑石兽人手中取回最后一块神器碎片。然后开始进行希尔瓦娜斯的计划:由死亡猎手纳尔诺斯·凋零者率领部队突然袭击,将紧追不舍的死亡骑士恢复成人类。
这次行动的目的,不仅是为了让阿尔萨斯恢复人形,希尔瓦娜斯还希望借此机会,重回精灵之躯,并一举推翻巴纳扎尔为首的恶魔领主。
无尽之海的海战极为壮烈,新紫罗兰议会以及风行者的遗忘者部队伤亡都十分惨重。
在将阿尔萨斯引到暴雨交加的覆舟海湾的同时,吉安娜已经将组装好的神器安置在舰队周围。
无穷无尽的天灾亡灵挟带着怒火倾巢而出,涌向生者的领域。此时神器突然爆发出无数种元素法术,亡灵们顷刻失去力量,并使强大的死亡骑士体内的亡魂力量被剥夺。
见阿尔萨斯国王此刻动弹不得,吉安娜连忙带领队伍前去将其救回营地,却未公之于众。
吉安娜对阿尔萨斯的偏爱终于令凯尔王子忍无可忍,血法师将愤怒的烈焰对准了阿尔萨斯,打算杀掉他。震惊的吉安娜还没有做出决定,逐日者最后的血脉便死在了前游侠将军箭下。
随着阿尔萨斯看似恢复人类身体、天灾分崩离析,吉安娜帮助疲惫不堪又失去死亡骑士记忆的国王回到了达拉然。但东部王国的战争是否就此迈向终结?
敬请期待《魔兽争霸3天灾之心》[s:ac:哭笑] [/collapse]


[collapse=《魔兽争霸3天灾之心》]
《魔兽争霸3天灾之心》
在使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王子获得复原后,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将这位前死亡骑士关在了幽魂之地的一处秘密地下城中。
在这里,游侠将军对虚弱的他展开了无数折磨,如同当年自己受到的那般——却对外界宣称是进行保护——直到有一天,大法师吉安娜闯入了地下城。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看到了地下城中的景象,她要求希尔瓦娜斯释放洛丹伦的国王,并让他加入新紫罗兰议会。
而阿尔萨斯知道,只要恐惧魔王还控制着洛丹伦,他就永远无法平静地生活下去。
在吉安娜和阿尔萨斯离开前,恶魔与亡灵突然对地下城发动了一次袭击,企图夺回阿尔萨斯。
原来因为希尔瓦娜斯一直卧底于恶魔座下,恐惧魔王们得以得知使阿尔萨斯的藏身之处。
这场战斗让阿尔萨斯与吉安娜分离。独自战斗的国王凭记忆前往了昔日作为死亡骑士时直属军队的驻地,安多哈尔。
阿尔萨斯始终没有吉安娜的消息。在路上,他遇到了旧日的佐臣克尔苏加德。和希尔瓦娜斯一样受恶魔控制的克尔苏加德告诉他,大法师已经被军团俘虏并处决。
愤怒无比的阿尔萨斯决定前往诺森德,在那里召集天灾大军对燃烧军团实施复仇。
他召唤起了纳克萨玛斯——一座巨大的浮空城堡——来作为他的行动中心。克尔苏加德则召回了死亡骑士的其他仆从:其中包括先前的顾问和记忆保存者、重生为萨莱茵吸血鬼的鲜血女王兰娜瑟尔。
在诺森德继续寻找他的仆从们时,阿尔萨斯遭遇了奴役着天灾军团的艾瑞达领主加拉克苏斯及他的恶魔军队。
为了将天灾全部召集到自己身边,阿尔萨斯挑战了蛛魔逆王阿努巴拉克。完全统率着诺森德巫妖王麾下天灾的地穴领主拒绝让一个弱小的人类统治亡灵——直到他最终被前死亡骑士所击败。
自称为奉巫妖王的命令而战,使阿努巴拉克和他的蛛魔大军臣服以后,阿尔萨斯派出亡灵部队四散占领地盘,对加拉克苏斯的燃烧军团堕落建筑肆意破坏并几乎将其击败。
艾瑞达领主最后祈求阿尔萨斯放过他和他的恶魔——然而死亡骑士却因为狡诈的恶魔暗示吉安娜会恐惧他的行动后立刻将他杀死。
随着阿尔萨斯的愤怒逐渐平息,他命令亡灵撤退,使被包围的残余恶魔得以逃脱。
在阿尔萨斯进军的途中,曾在卡利姆多有过一面相见的玛法里奥来到纳克萨玛斯与她对峙:但他的目的不是战斗,而是向她展现了巫妖王力量的起源之地,影之国中的一幅画面。
他告诉米奈希尔,影之国——凋零暗影的源头——拥有者存在不受巫妖王所影响的亡灵。影之国的瓦格里们通过将猎物体内的生命精华转变为腐朽和死亡而得以强化。
玛法里奥竭力主张阿尔萨斯到暗影界影之国中进行同样的举措——为他的复仇事业不择手段。同时也是为了抵御即将到来的浩劫。
听从了玛法里奥的建议,阿尔萨斯进入了暗影界。
阿尔萨斯和他的瘟疫卫队出现在影之国的死亡盛宴中以宣示天灾亡灵的主权。
在这里他感觉到了一个沉睡的意识体:见证了巫妖王诞生的“死神”海拉——她是被泰坦(亦或是泰坦守护者)所塑造的第一位瓦格里。
阿尔萨斯试图唤醒海拉,却遭遇影之国中无数不散怨灵的阻止。前死亡骑士被激怒,然后以事实证明了自己的强大——阿尔萨斯击杀了梦魇般的织雾者尼福尔并唤醒了海拉。同时,被阿尔萨斯的力量所震慑,死去的维库人国王伊米隆带领自己的臣民投入了天灾军团。
赫拉带着阿尔萨斯来到了影之国的噬魂之喉,原初不死生物最初的诞生地。
在阴森可怖、无数死灵游荡的冥界之海之上,阿尔萨斯选择自愿放弃自己的人性,化为原始的不死形态。在渡海之时,克尔苏加德为他抵挡住了织雾者的残余部队和其他嫉妒死亡骑士渡过冥界之海的幽灵。
最终阿尔萨斯以冥王主宰的形态现身,在海拉的怂恿下,他击杀了法格纳尔号的灵魂摆渡人哈布隆,以打破这泰坦所规定的生命循环,将哈布隆收集的诅咒灵魂全部吸收。
但没过多久,海拉就露出了她的真面目:为了挣脱泰坦守护者奥丁一直将自己禁锢在影之国的枷锁,她攻击了死亡骑士,这样便可以吸收阿尔萨斯的所有力量以离开冥界。
不死族的领袖在这场凶险的战斗中展现了自己的强大,最终将死神海拉的魂魄和力量吞噬并融为己用。
阿尔萨斯成为实至名归的暗影界之主。回到艾泽拉斯,恐惧魔王们找到阿尔萨斯并告诉他,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还活着,正被军团关押——并以此要挟冥界之主,如果不远离燃烧军团的“领地”,他将杀死吉安娜。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随即将目的地转向洛丹伦王国,并要求新紫罗兰议会的其他成员共同寻找吉安娜。
希尔瓦娜斯与加里瑟斯发现吉安娜被关押于军团的黑色城堡“摩洛斯”中 ,这个浮空堡垒每小时都会传送到东部王国的一个随机地点。
趁摩洛斯停留在幽魂之地进行补给,死亡骑士潜入了这座堡垒并全灭了上面的恶魔驻军。
然而狡诈的魔头对此早有准备,立刻命令术士展开摩洛斯的自我毁灭仪式。
阿尔萨斯急忙赶到吉安娜的牢狱,但大法师因被营救而带来的吃惊很快就转为恼怒,只因为洛丹伦的国王又一次变成了死亡骑士。
米奈希尔向她诉说了自己的爱意,但吉安娜却悲伤地独自而去。
无奈地回到纳克萨玛斯,阿尔萨斯听到了巫妖王的声音。快速摆脱军团是这个魔法生物目前唯一的指令。
正要动身的阿尔萨斯,突然碰到了失踪很久的恶魔猎手伊利丹·怒风。
在海加尔之战期间击杀提克迪奥斯后,伊利丹因古尔丹之颅的能量而被扭曲为恶魔。
他告诉阿尔萨斯,他之前在恶魔胁迫下来到了提瑞斯法林地的提尔之墓——这里已经是进行生物体虚空化的仪式地点。
阿尔萨斯决定帮助伊利丹终结提尔之墓的仪式,利用纯粹的冥界力量甚至将设施中的恶魔转化成了无尽的不死亡灵。
在伊利丹和阿尔萨斯杀入提尔之墓后,却面对了曾受希尔瓦娜斯与凯尔萨斯帮助的暮光之锤教派。双头食人魔古加尔——一个已被上古之神腐化的邪教之主——派出了被虚空化的诸多怪物来阻止他们。
在击败虚空体之后,冥界之主米奈希尔看穿了古加尔的内心。他想要唤醒战败于上古的黑龙之王耐萨里奥。
暮光之主与阿尔萨斯通过巨大的暗影力量交锋,但这头古神的仆从变换成阿尔萨斯的人类形态对其进行嘲笑和骚扰,并由此占据上风。
利用阿尔萨斯的犹豫,变形者的源质利刃刺穿了他。
虽然受到致命伤害,但阿尔萨斯还是利用自身的痛苦和愤怒击倒了古加尔。倒地的古加尔化作脓疮消散地无影无踪,
最终,阿尔萨斯在纳克萨玛斯的瘟疫原液中醒来,并于克尔苏加德关怀的凝视中逐渐痊愈。
冥界之主意识到艾泽拉斯正迎来一个比燃烧军团更紧迫的威胁。古加尔蛊惑了包括燃烧军团在内的诸多势力,以完成可怕的虚空召唤。
但当务之急是摆脱军团的压迫,阿尔萨斯决定突袭王国的主城洛丹伦。
反叛的亡灵迅速集结于大门并部署好了来自艾卓-尼鲁布的黑曜石雕像,以击垮米奈希尔的大门。
眼看燃烧军团的溃败,魔头们激活了欺诈者基尔加丹给予的邪能水晶,企图直接冲击原在冰冠冰川的巫妖王以使天灾不战而败。
虽然打破循环的阿尔萨斯自身不再受巫妖王控制,但庞大的不死大军都会受巫妖王的影响。
阿尔萨斯派出了伊米隆国王和他的不死维库——这些来自影之国的战士不受巫妖王力量的牵制——来搞定这台邪能水晶。
在水晶粉碎后,阿尔萨斯带领部队进驻到皇城,并摧枯拉朽地杀到了王宫区。
但是由于疏散还未完成,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向他发出避开这个城市的亡灵平民人口中心的请求。
出于子民的考虑,阿尔萨斯暂缓了他的进攻,但当风行者指出平民伤亡数已经以万计时,他决定让天灾从下水道进攻以避免更多伤亡。
听到这样的决定,吉安娜——虽然她仍然伤感于阿尔萨斯的不死族身份——也开始思考,也许死亡骑士已经不再是她之前记忆中的那个冷酷屠夫。
魔头们的部队迎击了冥界之主的到来。随着战事进入高潮,克尔苏加德汇报说有另一艘浮空城堡进入战场。
米奈希尔三世认出了那是升空的达拉然城。明白吉安娜终于回来帮助自己完成最后一击,阿尔萨斯再次发动一轮攻击,挽救了陷入重重包围中的亡灵。
随着德赛洛克和瓦里玛瑟斯相近阵亡,伊利丹·怒风为趁机获得力量而带领他的伊利达雷学徒加入战斗,退缩于王城地下区的军团恶魔被这无可匹敌的力量杀得溃不成军。
在撕开宫殿的大门后,阿尔萨斯一步步踏入王座室,在那里见到了好整以暇的恐惧魔王巴纳扎尔。
米奈希尔三世冲上前去想直接夺取自己的皇位,不想这狡猾的魔头还留了一手:那就是曾为吉安娜所搜集的为阿尔萨斯消除了死灵力量的上古神器。
神器从华贵无比的天花板中央的秘密面板中落下,散发出强大的元素能量,让阿尔萨斯顿时失去了知觉。
魔头走向无法动弹的冥界之主,准备将他杀死——然而吉安娜和伊利丹冲进了房间,禁锢了巴纳扎尔用以施法的双手。监国的恶魔最终死在霜之哀伤的利刃之下。
阿尔萨斯用一场寒冰风暴将宏伟的宫殿改变为冰冻的圣堂,由诅咒神教的领袖克尔苏加德加冕为王。
随着燃烧军团的彻底败亡,他对复仇的渴望逐渐平息,最终在与吉安娜依依不舍地告别后,他又回到了亡灵之中。
重生后的冥界之主无法回到人类中继续生活。阿尔萨斯·米奈希尔最终放下一切,代替巫妖王成为天灾的领袖,准备迎接迫在眉睫的与灭世者的决战。
[/collapse]


[collapse=《魔兽争霸3虚空之遗》]
《星际争霸2虚空之遗》
大德鲁伊玛法里奥·怒风继续在卡利姆多寻找着有关暮光预言的线索,却接到了守望者玛维-影歌的求救。
玛维位于破碎群岛的守望者地窟突然遭到暮光之锤的袭击,其中许多暗夜精灵以及关押的怪物都被邪教抓走。
玛法里奥很快找到了这支邪教队伍的行踪,他们在菲拉斯召唤出了许多狂乱的元素生物,退入到一个小型要塞之中。
为救出族人,大德鲁伊决定暂时中止线索的寻找,却在菲拉斯同暮光之锤的战斗中碰到了怒火旺盛的冥界之主阿尔萨斯和他的天灾军队。
势如潮水的不死族吞没了这个邪教要塞,然后卡多雷们才将被困的精灵们救出。在他们口中,玛法里奥得知他们先是被一群娜迦海妖关入破碎海滩的萨格拉斯之墓,又被已由教派转变为军团的暮光之锤转移进了菲拉斯的要塞进行虚空化研究。
玛法里奥清楚娜迦海妖的来历,这些蛇行的怪物正是被上古之神腐化的古代暗夜精灵,与暮光之锤侍奉共同的主人。
但万年来,娜迦海妖一直都沉睡于海底。这次与暮光之锤同时出现,必然是上古之神的命令。
由于在大德鲁伊帮助下救出了姊妹同胞,守望者玛维·影歌决定帮助玛法里奥继续接下来寻找预言线索的征旅。
二人立刻前往幸存者口中的破碎海滩,不想娜迦的首领瓦斯琪女士已经进入堕落泰坦的墓穴,并在其中全力寻找传说中的神器萨格拉斯之眼。
经过一场惨烈的战斗,玛法里奥单独进入了魔王之墓,却未能阻止瓦斯琪利用找到的神器唤醒上古之神的灵魄。随后他急忙施法切断了娜迦法师们与萨格拉斯之眼间的连接,同时也听到了仿佛已故导师塞纳留斯的感召。
仿佛塞纳留斯的个体给玛法里奥展示了预言中的未来。那里,虚空化的生物席卷了艾泽拉斯,万物即将毁灭。而唯一的希望在于找到“钥石”。
一道强光照亮了玛法里奥的双眼,他看到了在新紫罗兰手中的上古神器——那正是被称为“钥石”的泰坦水晶,艾露恩之泪。
得到泰坦守护者的宝物是对付浩劫的关键,而只有一位泰坦守护者才能将即将到来的灭世者击败,
塞纳留斯的声音消散了,而潮水般的娜迦因玛法里奥的举动而涌回萨格拉斯之墓。大德鲁伊此刻感受到一股远古的邪恶存在侵犯着自己的意志,同时统御着所有海妖朝自己袭来。
这正是上古之神,泰坦守护者们的死敌。
玛法里奥在墓穴完全崩塌之前逃了出来,而守望者玛维·影歌却为了掩护预言的知晓者死在古神造物的爪下。
痛心于前典狱长的陨落,衫多·怒风迅速前往了费伍德林地的翡翠避难所。此时,暗夜精灵德鲁伊范达尔·鹿盔正与牛头人德鲁伊哈缪尔·符文图腾共同集结军队,准备夺回被最后的恶魔占据的德鲁伊圣所,月光林地。
大德鲁伊向鹿盔与符文图腾说出了自己的警告,意图阻止他们轻易进入战斗。
但跋扈的范达尔·鹿盔对一直被奉为神圣的玛法里奥十分不屑,他不听从于玛法里奥的警告,强行向月光林地进军。
而沉稳睿智的哈缪尔·符文图腾认为衫多怒风的出现必然有他的道理。在对恶魔的最后战役有了连续的胜利后,哈缪尔找到了玛法里奥。
玛法里奥告知了哈缪尔他的预言,曾用来净化不死族的神器艾露恩之泪是一个钥石,是对抗上古之神的关键。
两位德鲁伊约定分头行动:哈缪尔维持着塞纳里奥议会留守于卡利姆多大陆并继续清洗,而玛法里奥则前往达拉然索取钥石。
可情况有变,玛法里奥准备离开塞纳里奥议会时,虚空的邪法突然席卷了这座翡翠之城。混乱中符文图腾与鹿盔都同大德鲁伊失去了联系。
玛法里奥动身寻找两人,他发现费伍德林地所有的生灵全部被一种梦魇般的力量控制了,连大地之灵一时间都失去了联系。
于是玛法里奥决定孤军深入,探寻真相。他看到范达尔已经完全转变成了暮光之锤的爪牙,哈缪尔却仍在暗影中挣扎。
玛法里奥想在翡翠梦境中施法净化哈缪尔的梦魇,哈缪尔却立刻对衫多长者痛下杀手。大德鲁伊与之交战,却不仅始终没能切断古神对他的控制,还慢慢受到这股暗影力量的侵蚀。
在意识到自己可能面临上古之神的腐化之后,他下定了决心,要使唯一明白预言的德鲁伊将救世之火传递下去。
翡翠梦境之中,即将在梦中堕落的玛法里奥变为一棵狂暴的远古之树,驾驭着强大的怒火压向了哈缪尔,最终变成将哈缪尔的噩梦牢牢缠绕的看守者。
符文图腾从噩梦中挣脱,而衫多却永远沉睡于梦境之中。
哈缪尔清楚大德鲁伊拯救自己的原因,因此拾起了玛法里奥的橡木法杖,让其他生灵们脱离梦魇的掌控。
哈缪尔与费伍德的幸存者逃往了精灵的主城阿斯特兰丹,将预言告知了艾露恩的高阶女祭司。
阿斯特兰丹的统治者,泰兰德·语风,将爱人沉睡的肉体安全保存在了灰谷的兽穴之中。
她意识到上古之神开始将力量渗透进生灵的精神领域,翡翠梦境之中。为此,高阶女祭司在梦境中找到了绿龙女王伊瑟拉——也是被泰坦(或是泰坦守护者)所任命的梦境之主。
噩梦已经肆虐在翡翠梦境上空,无计可施的伊瑟拉打开了梦境与现实间的传送门,逃离了自己的国度。绿龙们带领着泰兰德的精灵前往废弃已久的泰坦枢纽奥达曼,这座城市中存余着大量沉睡的泰坦守卫,唯有一人例外,此人正是女巨人艾隆纳亚。
艾隆纳亚是奥达曼曾经的主人阿扎达斯的配偶,都是造物主泰坦塑造的第一批造物,机械化的青铜巨人。
而如今艾隆纳亚已经和其他同胞一样,被上古之神千万年来的血肉诅咒变得血肉化。
女巨人头脑中仍保留着大量有关泰坦时期的历史记忆,并将其认为是存在的目的。她认为自己可以抵御梦魇的腐蚀,便没有接受德鲁伊的净化。
伊瑟拉告诉泰兰德,造物主泰坦之所以留下五色守护巨龙和几位守护者巨人,就是为了维持艾泽拉斯的秩序,其中最主要的便是老对手上古之神的威胁。
另一方面,哈缪尔前往了兽人王国杜隆塔尔,发现暮光之锤的传送门已经打开,部落正面对着梦魇化的子民的反叛,奥格瑞玛已经将近沦陷。
无法看到子民自相残杀的大酋长萨尔决定带领未腐化兽人撤离奥格瑞玛,哈缪尔则认为城中的腐化者太过危险,要求萨尔直接用一场地震仪式毁掉部落的主城。
萨尔直接回绝了哈缪尔的提议。但不久,堕落的范达尔·鹿盔来到了奥格瑞玛,无数受梦魇控制的平民暮光之锤施加虚空化的法术,彻底由古神的意志操纵。
看着势如潮水的虚空生物开始自主向部落驻军袭来,萨尔终于决定召唤地震,用尽元素能量让无数虚空生物和奥格瑞玛同归于尽。
萨尔与哈缪尔带领着部落子民南下到地精城市棘齿城暂时避难,期间吸收了沃金的暗矛巨魔以及凯恩·血蹄的莫高雷牛头人。
安置后的部落便派兵渡海前往达拉然寻找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索取钥石,却又发现联盟正处于内战之中。
经过调查,原来是被古加尔蛊惑的一支蛮锤矮人,勾结血腥的掠夺组织辛迪加兄弟会,北上与达拉然王国战斗,还夺走了钥石。
大酋长萨尔为新紫罗兰摧毁了蛮锤矮人的统帅堡垒,并在剿灭辛迪加兄弟会后将阿拉希高地占为己有。
哈缪尔带着塞纳里奥议会的剩余成员同新紫罗兰议会进行谈判并得到钥石,但将其带到奥达曼后,艾隆纳亚发现这钥石是造物主泰坦的一柄“创世之柱”,能够驱散一切非秩序的元素。
期间,艾隆纳亚被古神的梦魇控制了身体,与在场的众人展开对话。伊瑟拉惊讶的发现对话者是黑龙之王耐萨里奥(也是“死亡之翼”)而非上古之神。
原来五位古神都将灵魄灌注到了前大地守护者体内,以使其拥有足以作为其代理人的可怕的力量。而耐萨里奥也因这些扭曲的存在而得到了空前强大的意志和精神。
女巨人艾隆纳亚虽然平时可以抵抗梦魇的侵扰,但梦魇还是可以入侵洛哈娜的身体。即使如此,但因艾隆纳亚能在受入侵的同时窥探耐萨里奥心中的秘密,哈缪尔始终没有对其进行梦魇净化。
得到钥石后,泰兰德与萨尔双方又继续前往了南方的诺莫瑞根、铁炉堡以及暴风城王国,说服多年未经战乱的两股势力共同应敌。期间,娜迦海妖突然袭击了暴风城的港口。
哈缪尔说服了三个国家与他们结盟,却一直认为向暮光之锤进攻的时机还未到。
这时,艾露恩的高阶女祭司感应到水晶神器传递给了自己一个坐标,这个坐标位于艾泽拉斯中央的大漩涡,崩塌的永恒之井之中。
其他人都认为不可能有任何生物通过那里,以为泰兰德搞错了。但女巨人艾隆纳亚除外,她道明永恒之井正是陨落于泰坦之手的上古之神溃烂的伤口,直通艾泽拉斯的世界之心。
在守护巨龙以及女巨人帮助下,几位进入了大漩涡,却来到传说之中的元素位面“迪霍姆”。在迪霍姆,众人看到了受古神影响的元素之灵都在暴躁混乱。
身为大酋长的萨满祭司萨尔首先稳定了元素位面的怒火,将堕落的元素领主一举清除,又找到了一个被改变的故人,格罗姆·地狱咆哮。
格罗姆在与萨尔共同渡海前往卡利姆多时,同样在大漩涡发生了船难。
但与萨尔分离时,战歌部族接触到大漩涡下的元素位面。元素剥离了他们一部分灵魂,使之转变为拥有这些兽人记忆的元素之灵,并一直生存于迪霍姆。
这个记忆留在到达卡利姆多之前的格罗姆指引着萨尔穿过深岩之洲,到达泰坦守护者们的主城,奥杜尔。
在造物主的至高法庭中,萨尔通过诺甘农圆盘看到艾泽拉斯所有生命的起源,以及这星球不为人知的历史。
上面还刻印着玛法里奥·怒风指引众人看到预言的过程,以及一副最后的泰坦守护者阿尔萨斯的图印。
然而,在通向远古法庭的命运长廊上,亡灵天灾正与无数巨大的克瑟拉基对战,最终阿尔萨斯挥舞着霜之哀伤清除了所有无面者。
冥界之主与世界萨满见面后还未多言,又有一支虚空生物体杀了过来,突然的袭击让阿尔萨斯措手不及,最后萨尔协助他歼灭了虚空体。
两人决定联手,一同进入了奥杜尔的远古法庭。在法庭内部,两人发现了大量巨人的尸体。奥丁、芙蕾雅、索琳姆、米米尔隆、霍迪尔五位泰坦守护者都已经陨落。这时,死亡之翼的影像突然显现在法庭中央。
灭世者说自己已经夺走了奥杜尔的意识熔炉,即将使暮光之锤为自己打造一个纯粹虚空的躯壳。这全新的肉体一旦完成,代表古神意志的暮光审判就要降临,造物主泰坦所塑造的一切都将得到扭转。
他恣意释放起暗影与梦魇,而萨尔和阿尔萨斯则誓死抵抗,无数虚空化的黑龙出现在奥杜尔,两人被迫决定共同撤退。
感受不到萨尔的元素之灵,哈缪尔·符文图腾意识到奥杜尔内有更大的危险。深岩之洲突然闯入了一个不速之客——娜迦海妖的副首领,深水领主卡拉瑟雷斯,他说服泰兰德与哈缪尔同自己联手救出了萨尔。
阿尔萨斯和萨尔一同冲出了泰坦之城,亡灵天灾损伤惨重,许多冰霜巨龙被击杀,冥界之主决定静养一段时间。
萨尔和死亡骑士告别,便见到了疯狂的深水领主卡拉瑟雷斯。卡拉瑟雷斯说服部落和暗夜精灵帮助他夺取娜迦海妖首领的地位,回报是娜迦将不再为敌甚至联手。
尽管泰兰德和哈缪尔都极力反对,萨尔答应了。
得知部落要宽恕这些远古的堕落者,泰兰德打算与萨尔分道扬镳。但哈缪尔却认为深水领主的反叛会带来一些暮光之锤的内部秘密。
果然,在卡拉瑟雷斯引领下,萨尔的部落军队毁掉了藏在地精城市科赞岛的暮光祭坛,又趁机拯救了一些与格罗姆·地狱咆哮一样的、迷失于无尽之海的元素之灵。
深水领主对萨尔的拯救行为表示不理解。而萨尔在将他们与格罗姆一起注入到地精的机器中后,这些记忆停留在西渡之前的兽人都拥有了用以作战的肉体。
吸收了新生机械兽人的部落协助卡拉瑟雷斯,在死亡蛇音群岛与瓦斯琪女士展开了决战。
战斗中,凭借萨尔元素力量的帮助,卡拉瑟雷斯翻腾起数丈的巨浪高波,将瓦斯琪及她的奴仆全部打回深渊。而剩余的海妖不得不遵从深水领主的统治。
获得至高地位的卡拉瑟雷斯决定加入部落。但哈缪尔无法打消对他的忧虑。深水领主称,他背叛上古之神的原因,是这些邪恶的主人已经将自己当成了无用的牺牲品。
自从与暮光之锤结盟,无数海妖在出生后便在暮光之锤的仪式中杀害,转化为增强死亡之翼灭世躯壳的能量。
然后泰兰德也终于感受到了钥石的作用。这颗泰坦水晶能够召唤出一个元素矩阵,引导泰坦的秩序力量将所有凋零与腐朽摧毁。
而女巨人艾隆纳亚也发现了黑龙之王的秘密,他的新肉体即将完成,并要动用虚空泰坦守卫来阻止其他龙王。
得知消息的泰兰德·语风随即与哨兵们奇袭被暮光之锤控制的钢铁熔炉,这样耐萨里奥便不再拥有泰坦造物的卫队。
气急败坏的死亡之翼用梦魇压倒了艾隆纳亚的意志,企图在内部瓦解泰兰德的队伍。
在彻底屈服之前,女巨人选择自我了自我了断,也将保存的资料全部录入诺甘农圆盘中。
泰兰德的暗夜精灵部队继续在堕落的泰坦之城与暮光之锤作战,却发现敌人的主力早已撤离。
原来耐萨里奥将肉体重塑的地点转移到了沦陷的月光林地。而还未等联军攻入,他已经完成了灾变般的重生。
疯狂的死亡之翼立刻引发了一场撼动世界的大灾变,整个艾泽拉斯都感觉到了强烈的震颤。而要完成上古之神所命令的“暮光审判”,这只完全虚空化的黑龙之王必须在世界之心——大漩涡的上空进行。
艾露恩的高阶女祭司此刻陷入了绝望,只能看着子民一个个屈服于暮光之锤的力量。而铁炉堡、暴风城的部落却始终因无法放弃对兽人的偏见而准备撤军。
海军上将戴琳·普罗德摩尔趁机在尘泥沼泽建立了殖民地塞拉摩,准备与部落争夺起生存利益。
这时,独自潜入梦境的泰兰德看到了一直在缠缚着哈缪尔的梦魇、一动不动的远古之树。
她知道这正是玛法里奥陷落的灵魂。而他之所以这样做只是为了保护所有艾泽拉斯的人民。
在塞拉摩的海军大举进攻杜隆塔尔之际,泰兰德和暗夜精灵传授给她们曾经最为反感的兽人月神的法术。
在天赋卓越的兽人雷克萨带领下,戴琳被迅速击败。而月神也响应了兽人们的感召,保护他们贫瘠的土地不受侵犯。
兽人、精灵、人类还有造物主泰坦任命的守护巨龙都看到,任何生物都可以拥有自己的信仰与荣耀。
被认为野蛮肮脏的兽人驾驭了高贵而纯洁的艾露恩法术。这充分说明艾泽拉斯的种族歧视已然抵达尽头。
联军聚集于无尽之海之上对死亡之翼和他的空中死神展开前所未有的攻击,而泰兰德和萨尔则用蓝龙族的神器,造物主泰坦赐予的聚焦之虹对耐萨里奥的虚空肉体进行轰炸。
不可一世的耐萨里奥如此死在大漩涡的上空。他坠落进元素位面,庞大的躯壳为元素之灵的怒火所吞噬。
然而,本以为暮光审判的浩劫就如此终结,泰兰德却在灰谷的树林中遇到了着魔的伊利丹·怒风。
已经扭曲为恶魔的伊利丹此刻中了梦魇的腐化,正与其他未受德鲁伊净化的生物在艾泽拉斯攻击看到的一切。
泰兰德不忍心伤害伊利丹,她携带艾露恩之泪潜入到翡翠梦境当中,启动了这件神器的元素矩阵。上古之神的所有腐化瞬间被清洗一空。
但上古之神仍然不甘心于旧此失败。然而,死去的耐萨里奥却因为接受了古神过多的赐福而拥有了他们那般灵魂低语的能力。
耐萨里奥继续利用梦魇为自己效力,企图再次卷土重来。
受控制的人们未因为梦境的净化而恢复意识,到底更加狂暴。
伊利丹·怒风开始主动向泰兰德攻击,泰兰德吃惊之余,却也感受到了死亡之翼那不散的邪恶灵魂仍在梦境中低语的事实。
就在暗夜精灵女祭司犹豫之际,苏醒的大德鲁伊驾驭着狂风出手,让这不羁的弟弟暂时昏迷于阿斯特兰丹的营地。
回归的部落则重建了自己的家园,兽人、巨魔、牛头人、娜迦海妖欣欣向荣。在泰达希尔,玛法里奥种下了一棵新的世界之树,希望暗夜精灵能恢复昔日的荣光。
萨尔、阿尔萨斯和吉安娜以及其他势力的首领突然收到玛法里奥的邀请,一同聚集在血精灵王国奎尔萨拉斯的主城银月城。
在银月城的废墟中,大德鲁伊说他认为灭世者没有彻底陨落,他的意志继续在无垠宇宙中苟活,而奎尔丹纳斯岛的太阳之井,拥有足够强大的魔法开启前往扭曲虚空的传送门,彻底清除掉狡猾的死亡之翼。
几位首领纷纷表示同意,于是卡多雷、辛多雷、新紫罗兰、塞纳里奥、联盟、部落以及天灾军团共同开进了奎尔丹纳斯岛,面对最终的决战。
不料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突然间背叛了联军,她的血精灵手下纷纷变为了硕大无朋的克瑟拉基怪物。而众人睽睽之下,游侠将军揭开了自己的真面目——屈服于上古之神邪恶意志的泰坦守护者,智慧之王洛肯。
联军遭遇突如其来的攻击而四散分逃,许多首领被上古之神的军队抓获准备畸变。最终,只有阿尔萨斯、吉安娜、萨尔、伊利丹·怒风四位首领在玛法里奥的指引下抵达了太阳之井,并将上面的守卫全部粉碎。
大德鲁伊玛法里奥·怒风和艾露恩的高阶女祭司泰兰德·语风双双听到了虚空中导师塞纳留斯的声音。二人追随着声音进入到无垠黑暗中的灵体世界,而洛肯和他的军队很快也闯进了这里。
在无垠黑暗中的灵体世界(亦称为扭曲虚空)之内,众人终于找到了长者塞纳留斯的灵魂所在,然而当玛法里奥准备跪地膜拜时,半神人突然转变为一个巨大无比的泰坦守护者。
原来一直给予玛法里奥引领的塞纳留斯并非真正的衫多,其实是仅存的一位与洛肯为敌的泰坦守护者巨人--莱登。
莱登在奥杜尔陨落后一直在逃避洛肯的追杀,他坚持泰坦守护者的晋升之道,并说出了一切的真相。
原始的艾泽拉斯只有元素之灵存在,但在外来的上古之神侵入后,他们奴役了元素,并从枯萎的大地上不断传播凋零和腐败。
然后是泰坦。强大的泰坦驾驭着风暴与闪电降临了艾泽拉斯,他们杀死了所有上古之神,却发现他们的灵魂能一直潜藏,继续影响这些元素之灵。
泰坦创造了翡翠梦境和影之国以保护生灵的意志与灵魂世界,并从第一代造物——青铜巨人中挑选了九位出类拔萃者,让他们拥有了强大的力量,作为艾泽拉斯的保护人,然后便离开了星球。
但上古之神无时无刻不想卷土重来,他们寄希望于九位泰坦守护者中,进行一一的腐化,却只有痴情于弟媳伊芙的洛肯受到影响。
随后,渴望成为泰坦守护者的巨龙耐萨里奥与古神做了一笔交易,让自己成为古神意志的宿主,也是古神本身的代理人。
巨龙的地位和身份都是泰坦守护者赐予的,但耐萨里奥并不满足。在上古之战,他蛊惑另外四位龙王铸造了强大的神器恶魔之魂,却将其据为己有。强大的力量使耐萨里奥的躯壳产生裂变,熔浆在他体内喷射而出。
但这阻挡不了什么。在日后,梦想着成为泰坦那般存在的黑龙之王帮助洛肯除掉了其他的泰坦守护者,以进行晋升为泰坦守护者的仪式,然而却在与兽人萨满耐奥租作神器交易时受到暗算,被联盟的大法师连同德拉诺的屠龙者瓦解了躯壳,从此失踪多年。
莱登说击败梦魇般的耐萨里奥的办法,只有获得泰坦般的力量才行,而晋升本身需要一个精神和灵魂都达到巅峰的生物,只有这样的生物才可以承受住力量。
而今日的阿尔萨斯,正是一个在精神和灵魂都达到巅峰的生物。
阿尔萨斯被最后的守护者莱登选择成为新的萨尔那加,但吉安娜却很不舍,想让新国王与自己平安地在洛丹伦生活。
而米奈希尔三世坚持自己要赎罪,他看到死去的海拉死神、魔头巴纳扎尔、血精灵的阿纳斯塔里安·逐日者国王以及导师乌瑟尔·光明使者,同意成为新的泰坦守护者。
阿尔萨斯把天灾之主的宝座传给了克尔苏加德,但克尔苏加德始终无法接受。随后死亡骑士接受了莱登的强大祝福,万神殿的众神之父,阿曼苏尔的浩瀚力量进入到冥界之主体内。
临行之前,阿尔萨斯潜入到吉安娜的意识世界中道别,如同迷梦般相拥热吻,吉安娜却无法止住自己的泪水。她与其他首领目送了死亡守护者的离去。
死亡守护者风卷残云般地驾驭冥界魔法,使最后的暮光军团崩溃。他没有理会智慧之王洛肯的追击,直接在兀之裂口直面溃烂异常的黑龙之王。
而联军则乘势偷袭了洛肯,艾泽拉斯的凡人用尽力量将不可一世的泰坦造物毁灭。大守护者莱登亲手处决了洛肯,并救出了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接近虚空化的灵体。
在兀之裂口,阿尔萨斯轻而易举地穿透了耐萨里奥的源质护盾,霜之哀伤内成千上万的死灵涌出要折磨自诩为死亡之翼的黑龙之王。
耐萨里奥不得不动用上古之神无坚不摧的恐怖意志,腐化整个兀之裂口坠落的生灵,进行与冥界之主最后的殊死抵抗。
眼见自己无法控制手下的不死族,阿尔萨斯听到睿智的兽人萨满,也是如今魔法生物巫妖王耐奥租的声音。
他引起死亡之翼的愤怒之火,离开兀之裂口在整个灵体世界战斗。阿尔萨斯见到了隐藏在扭曲虚空的暗处,一直指挥着所有不死生物的年迈萨满。
燃烧军团将耐奥租的力量装入了象征着巫妖王地位的统御之盔中。在艾泽拉斯,他从影之国得到了掌控死亡的魔法。
为了对抗死亡之翼的精神之力,阿尔萨斯带上了耐奥租的统御之盔,与萨满合二为一,成为这不死军团的真正领袖,巫妖王。
耐萨里奥惊愕之余,他的所有梦魇皆被阿尔萨斯清除,坚固的铠甲被冥界之主撕碎,坠入暗影。
巫妖王与灭世者作最后的对决。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使用了全部的神力,将耐萨里奥连同他所绑定的、所有古神的意志彻底毁灭,死亡之翼的龙吼撼动了扭曲虚空,无数恶魔和虚空生物闻音而来。
在最后的爆炸前,阿尔萨斯对吉安娜告别并喝令所有人离开,于是玛法里奥带领联军退出了扭曲虚空。



数年后,头发染上雪白的吉安娜,在达拉然的魔法学院中进行着教学,忽然听到其他大法师在讨论温蒂利亚·风行者,这位希尔瓦娜斯的独女正在银月城举行新洛丹伦联盟成立十五周年的庆祝仪式。
吉安娜独自回到庄园,想到了一开始作为库尔提拉斯公主的日子,想到了导师安东尼达斯,又想起了已经失踪的阿尔萨斯,感到惆怅万千。
脱下大法师的长袍,她看到里面那件肯瑞托战袍仍然有新紫罗兰议会的印记,但已经过于老旧...如同迷失。
忽然,吉安娜感觉有人在背后抚摸了自己的肩膀。她回头一看,一位手持米奈希尔之力的金发圣骑士站在自己身后。
“你打算来探险了吗?”(语出《巫妖王的崛起》,童年阿尔萨斯和吉安娜见面时)
[/collapse]


[collapse=《魔兽争霸dlc:桑古纳尔隐秘行动》]
《魔兽争霸dlc:桑古纳尔隐秘行动》
乔拉齐·拉文霍德公爵突然与自己的得力手下,曾帮助新紫罗兰取得神器的传奇刺客,血精灵瓦莉拉·桑古纳尔失去了联系。
瓦莉拉在一座自称为大地之环的组织的要塞中醒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忆,并要被兽人雷加尔·大地之怒施加妖术控制。
女血精灵迅速逃脱了大地之环的控制,并打算对整座要塞进行报复性的破坏。她了解到这座堡垒位于赤脊山的西部。
她救出了同样被关押的、拉文霍德所雇佣的兽人战士布罗迪埃·血拳。记忆停留在上一次并肩作战的二人本打算继续寻找其他被关押者,却被强大的雷加尔·大地之怒阻止。
雷加尔希望两位能够留在大地之环,帮助自己之上的存在颠覆暴风城以至整个南部联盟的统治。这比屈居于拉文霍德公爵之下能获得更多利益。
血拳正要同雷加撕破脸皮,瓦莉拉却假意答应了萨满的要求,随后便放出了所有被妖术控制的生灵,将元素生物当做坐骑冲出了要塞。
雷加不知道,暴风城的国王瓦里安·乌瑞恩与拉文霍德庄园最敏捷的刺客有过一段罗曼史。
意识到自己被狡猾的刺客欺骗,雷加立刻派出了几只扭曲的多彩巨龙,想在中途阻击瓦莉拉与布罗迪埃。
随后熟练的血精灵刺客便要了它们所有龙的命,但布罗迪埃却为了掩护瓦莉拉被大地之环抓走。
失去了搭档的瓦莉拉,孤身一人来到了冬谷伐木场,与暴风城乃至南部联盟中最闻名的将领,伯瓦尔·弗塔根汇合。她向其全盘托出了雷加尔所讲述的一切。
伯瓦尔还未动身返回暴风城上报国王,便遭遇了当地豺狼人、食人魔和巨魔的袭击。
这些被暴风城镇压多年的势力多年来一直不敢现身,如今却主动冲联盟的军队而来。
从伯瓦尔口中,瓦莉拉得知,大地之环是现在东部王国南部最负盛名的中立组织。每当发生战乱或者暴动,必定是他们前来恢复和平。
解决掉这场突然的袭击,二人在湖畔镇与乌瑞恩国王秘密相见。
但是面对曾经有过次干柴烈火的血精灵,威严的莱恩之子始终无法冷静下来,他指派年迈的元帅温德索尔暂且去处理此事。
而瓦莉拉则主动请缨,想查清这一切幕后的真相。她明白这个组织背后的事情对于暴风城的严重性。同时她也对护焰者组织有一种奇怪的恨意。也许这是她失去的记忆残留下来的潜意识。
见自己无法阻止瓦莉拉,乌瑞恩国王便派来自艾尔文森林的炼金术师、符文师卡来协助女血精灵共同追查。
卡莱对瓦莉拉施展了魔法,却只能让她恢复最早期的记忆。瓦莉拉想起了记忆中自己最后抵达了夜色镇,此处此刻已被无数野蛮生物占据。
以魔法为食的魔瘾血精灵很快识破这是大地之环的阴谋。他们用某种妖术将这些袭击者改造为彻底的失心魔瘾者,然后从特定的位置布置强化的法术水晶,由此控制他们前往某个地点战斗。而瓦莉拉的血精灵血脉能感受到法术水晶的存在。
夜色镇已经被这种疯狂的改造生物所吞噬,雷加尔也现身在了这里。他要亲手将桑古纳尔这个巨大的威胁铲除。
迅猛异常的女刺客赶在他下手之前袭击了夜色镇,将无数平民安全撤离。雷加尔就此被围困于漆黑的乌鸦岭。
瓦莉拉的利刃穿透了大地之怒的心脏,但却没能阻止他计划的一部分。在死前,雷加尔放肆地嘲笑联盟军队被自己所吸引——他利用失心者对法术水晶的渴望,已经使他们向王国主要人口聚集的北郡进发。
由于之前重修暴风城时未能及时安抚石匠公会,大批工人叛逃了王国并组成了四处作恶的迪菲亚兄弟会。乌瑞恩的公信力已经降到最低。
如果大地之环在这时成功利用了人民摇摆的内心,那么暴风城肯定不攻自破,更多人民因为对王国的彻底失望而叛变。
得知消息的瓦莉拉立刻与卡莱征调伯瓦尔大公爵的军队,要在大地之环得逞之前清除北郡袭来的失心者。
但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大地之环带着他们的卫队也来到了北郡,并称以保护生灵为由向失心者们开战。
眼看大地之环就要将失心者们全部清除,不想一支庞大的两栖兵团从明镜湖附近突然杀了过来。
娜迦海妖在他们的新任副首领、弄潮魔女阿茜萨带领下,目的不明地要与人类开战。
瓦莉拉意识到这些上古的精灵堕落者也是被法术水晶所吸引而来。她等到大地之环的军队被海妖的巨浪冲击的所剩无几后,与伯瓦尔的精英骑士发起了反击。
战斗中弄潮魔女意图用法术水晶的力量召唤出洪流淹没她的敌人,但狡诈的瓦莉拉比她更胜一筹。曾经历过恶魔诅咒的瓦莉拉独自承受了埋藏在水晶的强大法术,然后将溃不成军的娜迦部队赶回大海。
然而,瓦莉拉为联盟所做的一切并没有人知晓。大地之环趁女血精灵同弄潮魔女鏖战的机会,消灭了剩余的失心者,然后将受难的人民一一救起。暴风城的部队再次失去了荣耀。
南部联盟的反对组织趁机发起暴乱,而大地之环则更进一步稳固了其人民救星的形象。
在暴风城的局势失控前,诸多人类市民——不论是冒险者或是贵族,都认为民间声望极高的女公爵卡特莱娜·普瑞斯托是汪国唯一的救星。
但伯瓦尔不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他回到暴风城,将真实情况传递给了乌瑞恩国王,却发现城中已经无法控制数量众多的暴乱,瓦里安已通过地铁前往铁炉堡避难。
从伯瓦尔那里知道了瓦里安所面对的冰冷现实,瓦莉拉·桑古纳尔继续上路了。但一个意料之外的盟友正在前方等待着她。
深水领主卡拉瑟雷斯。他所投靠的部落还与南部联盟有过大量政治纠葛。但他这次与瓦莉拉的会面是秘密的。
深水领主知道自己是如何成为娜迦的首领的,因此他也忌惮那些拥有与自己旗鼓相当势力的副手——弄潮魔女阿茜萨首当其冲。
如果桑古纳尔想恢复自己的记忆,那么娜迦族的一种独有能源,“灵能孢子”,可以在施加咒术后产生该效果。而得到灵能孢子的条件,便是在死螺群岛以征讨之名将弄潮魔女剿灭。
瓦莉拉爽快地答应了这笔双赢的交易,并成功在杀死阿茜萨后安全撤回大陆,剩余的娜迦立即被卡拉瑟雷斯召回。
随然完成了双方的交易,但伯瓦尔却担心灵能孢子会影响瓦莉拉的心智和肉体。在炼金术师、符文师、大法师卡莱研究下,他确信自己能大幅减轻孢子对女血精灵的影响。
第一次使用灵能孢子,瓦莉拉的魔瘾得到了满足,也回忆起了自己是如何落入大地之环之手。
数月前,因为大地之环组织的超高声望,乔拉齐·拉文霍德公爵派瓦莉拉以及布罗迪埃·血拳南下与大地之环合作。
雷加尔派二人前往了铁炉堡,称要在矮人王国的主城秘密布置一些抵御恶魔入侵的法器。
而和失心者们一样有魔瘾(不过程度较轻)的瓦莉拉很快发现了这法器的实际原理。
但法器已被受雷加尔蛊惑的其他人布置众多,瓦莉拉告诉他们法器的真相,然后前往了大地之环位于悲伤沼泽的要塞,要直接与其对峙。
明白瓦莉拉已经不受控制,雷加尔派精锐部队擒拿了这次任务的所有执行者,并将其中最敏捷的女血精灵关在禁闭室。
他本打算一声不响地处死瓦莉拉,但大地之环的真正主人——卡特莱娜·普瑞斯托女公爵来到了要塞。女公爵要雷加尔用妖术掳走他们所有人的记忆,然后蛊惑为大地之环的忠实仆从。
雷加尔执行了女公爵的命令,却没想到事后瓦莉拉会直接越狱叛离。
知悉大地之环的计划,并查清了他们的真正头目是女公爵卡特莱娜,瓦莉拉立刻将消息交给了铁炉堡的瓦里安,并建议国王立刻组织南部联盟进行铁炉堡的疏散工作。
但此时乌瑞恩国王已经沦为众矢之的,铁炉堡的矮人大帝也不再信任他。面对多方的压力,他无奈决定发表退位诏书,并意图将普瑞斯托女公爵推到新国王的位置。
瓦莉拉明白国王是想以退为进。在乌瑞恩约定的退位日期到来前,血精灵刺客帮他潜入大地之环在赤脊山和灼烧谷的很多营地,让那里大部分失心者得到稳定。
同时,暴风城的军情七处特工领袖肖尔,掌握了普瑞斯托罪状的证据。
乌瑞恩调集了伯瓦尔的精锐骑士在铁炉堡以保护国王之名驻扎,然后在退位日当天揭穿了大地之环和女公爵的阴谋,命南部联盟的盟友协助逮捕她。但瓦莉拉已经抢先一步,将普瑞斯托在暴风城王宫内制服。
原来普瑞斯托女公爵是已故的灭世者死亡之翼的女儿,黑龙公主死亡之翼。为了给这个世界散播更多祸乱,她与梦想复兴古拉巴什巨魔的赞达拉帝国结盟,策划推翻暴风城的政权。
艰难的搏斗中,普瑞斯托召来了被她洗脑的兽人战士布罗迪埃·血拳,以使瓦莉拉不能正常同自己作战。
血精灵刺客敌不过狂暴的布罗迪埃,忍住内心的痛苦将淬毒的双刃刺进挚友的胸膛,并将他的死亡归为眼前女公爵的罪状。
在军情七处帮助下,女公爵被暂时牵制,用瓦莉拉则大法师卡莱的法术禁锢住了黑龙公主的人形身体。
将普瑞斯托押送至铁炉堡,莱恩之子声称会即时审判女公爵的所有罪责。但就在此时,虽然没有了失心者的威胁,但由于法力水晶太过强大,卡拉瑟雷斯的娜迦海妖再次来到了东部王国,并对铁炉堡南边的军事重镇卡拉诺斯发动进攻。
这次,不仅暴风城,连卡兹莫丹的矮人和侏儒也陷入了恐慌。利用娜迦海妖对魔法的渴望,部落派援军前来乘势争夺利益。
南部联盟的三个国家被迫团结起来,共同抵抗部落的侵袭。
战乱中,麦格尼·铜须大帝将女公爵转移至了铁炉堡北方湿地的米奈希尔港,并建议两位盟友都前往此处避难。
然而,普瑞斯托女公爵反而迷惑了自己的监狱船的船员,让他们将自己送至了东部王国最南端的荆棘谷,同自己的幕后人汇合。
赞达拉帝国解开了黑龙公主的禁锢法术,狡诈的巫医金度用巨魔神灵的力量强化了被南部联盟镇压的古拉巴什巨魔,意图趁铁炉堡战乱北上摧毁暴风城。
瓦里安·乌瑞恩慌忙之下想借用盟友侏儒的飞行机器和蒸汽机甲来迅速挡住赞达拉的进攻。而桑古纳尔下定决心要瓦解使血拳死掉的罪魁祸首付出代价。
她不顾瓦里安国王的反对,同侏儒的援军抵达了军事重镇哨兵岭,直面巨魔的进攻。她潜入巨魔堡垒祖尔格拉布,将奥妮克希亚的龙头带回了大本营。
但她没有义务帮助联盟对付巨魔。在和瓦里安作简单的告别后,在国王依依不舍的眼光目视下乘船离开了米奈希尔港。
不过毕竟和瓦里安有过情缘。瓦莉拉临走前毁掉了巨魔用以强化士兵的血神宝珠。
先前一直给予瓦莉拉附魔武器和强大装备的炼金术师、符文师卡莱则同瓦莉拉一道。他并不是暴风城人,而是因为达拉然的毁灭而逃到南方的大法师。
如今因为新紫罗兰重建了达拉然王国,他打算回到祖国,魂归故里。
但两人乘坐的客船在无尽之海上再次遭遇了赞达拉的袭击。食人的巨魔要以这艘船上可怜的旅客充饥。
在拉文霍德庄园,乔拉齐公爵没有因为瓦莉拉的归来而感到高兴。保镖布罗迪埃的阵亡、赞达拉帝国在东部王国各地的进攻,让他十分悲痛。
这些凶蛮的巨魔根本没有交易的可能。乔拉齐·拉文霍德玩笑般地指派麾下最强的女刺客再次去执行一项任务——用她自己的手段终止这场巨魔战争。
这本是一句玩笑话,但瓦莉拉立刻同意了主人的命令,只因为自己的故国奎尔萨拉斯——正遭遇受赞达拉帝国所扶持的阿曼尼巨魔势如潮水般的攻击。
原本打算回到达拉然的大法师卡莱被瓦莉拉打动,决定继续陪同这位女刺客完成停止战乱的征途。
(未完待续)
[/collapse]



长文慎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