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页(2)

[前瞻剧透] 德拉诺之王:海量对话剧透 不喜勿进 2014.04.10 周四 已更新 (让你们见识一下维纶指挥战斗的样子!)

[前瞻剧透] 德拉诺之王:海量对话剧透 不喜勿进 2014.04.10 周四 已更新 (让你们见识一下维纶指挥战斗的样子!)


[b][size=130%]本篇翻译里的内容原文都是混乱的,目前只能根据上下文来判断人物身份。对话也是没有按照正确顺序排列的,不过还是能看出一些很有趣的细节
[color=red]对于明显确定的姓名我会直接写出来,猜测的我会打括号,完全不知道是谁的我会用PH(place holder)代替[/color][/size][/b]
原帖地址:[url=http://www.mmo-champion.com/threads/1490772-Warlords-of-Draenor-Broadcast-Text]猛戳我[/url]

[collapse=2014.04.05][quote]
PH:站住小崽子。在这个距离你那身护甲保护不了你。
PH:加纳尔,我们抓到了杜隆坦的追踪者。
加纳尔:又有害虫来玷污我们神圣的土地了。
PH:杜隆坦派他/她来肯定有什么原因。
加纳尔:呸。让我来告诉你我怎么看我兄弟的“口信”。

PH:站住恶魔(原文:demon)。在这个距离你那身护甲保护不了你。
PH:加纳尔,我们抓到一个杜隆坦派来追踪我们的绿皮兽人。(看来玩家是兽人时会有这样的台词)
加纳尔:又一个被腐化的肮脏种。好像scorpar灾害还不够似的。(原文:scorpar infestation,或许是某种生物灾害)
加纳尔:你那身绿皮昭示着你就是个扭曲的存在。你不比这坑底的污秽更像一个兽人。
[/quote]

[quote]
杜隆坦:加纳尔!你总算回来了。这些狰狞的战利品都是什么?
加纳尔:我杀死了铁狼的儿子们。他已经倒在自己的血泊里了。
[b](铁狼:Iron Wolf, 即芬里斯•狼兄,Fenris Wolfbrother,雷王氏族的酋长。在《跨越黑暗之门》事件中,芬里斯带领雷王兽人加入了耐奥祖的部落,连同塔加•碎脊者前往萨格拉斯之墓并成功带出了萨格拉斯的权杖。他将权杖交给塔隆•血魔后返回德拉诺。 此处的“铁狼”是德拉诺的芬里斯加入钢铁部落后给自己的新称谓。)[/b]
杜隆坦:你这愚蠢的远征让我们在沃戈尔和石牙的族人暴露在攻击之下。很多人死了。
加纳尔:你不是我的酋长,兄弟。以我作为(加拉德)次子的权利,以我今天伸张正义之名,我向你提出生死决斗!(Mak'gora,老牛跟地狱吼的那种生死对决)
杜隆坦:看来此战避无可避。
(萨尔):不——你不能这么做!你们可是一家人!
加纳尔:家庭已然破碎!只有我愿意去为父亲的死报仇!
杜隆坦:复仇既不能果腹也不能保卫我们的氏族。你难道看不出为何父亲在我们的大哥失踪后选择我作为继承人么?
[b](至此我们知道加拉德至少有三个儿子:长子失踪,次子加纳尔,末子杜隆坦。不过杜隆坦之前是否还有其他兄弟姐妹就不知道了惹)[/b]
加纳尔:父亲做了个错误的决定。我们身处战争,兄弟。这个氏族需要一个酋长!(原文:warchief,没有大写)
[/quote]
[quote]
杜隆坦:复仇并不能让我们的氏族更加强大,兄弟。
杜隆坦:站起来,兄弟。我需要你。霜狼氏族需要你。
杜隆坦:那种保护你至爱之人的力量。
杜隆坦:我们是一家人,加纳尔。家人并肩而战。
杜隆坦:这才是霜狼的强大之处。
杜隆坦:跟我们一起来吧,兄弟。让你的部队加入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加纳尔:我输了?这怎么可能?
加纳尔:我不会轻易认输,但我承认你击败了我,兄弟。我想更多的了解你的力量我们会回归霜狼的。
[/quote]

[quote]
PH:德雷克塔尔!我不知道你在这做什么,但是它把鬣蜥人搞的怒气冲冲。(鬣蜥人,原文Goren,德拉诺上的一种生物。[url=http://media.mmo-champion.com/images/news/2014/april/goren1.jpg]点我看鬣蜥人的样子[/url])
PH:小心点。这是块圣地,但并不安全。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会引来很多不受欢迎的注意。
PH:伟大的风之灵,请聆听我的呼唤!告诉我你的痛苦之源。
PH:如果有必要我会试着用我的图腾协助你。
PH:我来这是为了请求元素们在即将到来的战斗中帮助我们。
PH:但在群山上那灼热,刺痛的风声里我听到了一个元素之怒的恸哭。(元素之怒:Fury,德拉诺最强大元素的名称。TBC中元素王座的四元素之怒就是代表)
PH:它筋疲力尽,被吞噬了一半,还被古老的魔法击成碎片,那个元素之怒成了madnaron Kron——碎焰者的囚徒(由此来看被囚禁的就是火焰之怒了)
PH:火焰之怒被击碎了,它的碎片要么随风四散要么被拾荒者捡走了。

PH:阿卡玛!为什么不夷平他们的城镇?为何还要给他们机会?
PH:一个兽人之言与垃圾无异。他们只是在拖延时间。
PH:别再吵着要战斗了,霍戈。影月谷终于迎来了和平。(霍戈,原文Hogo,德莱尼守备官[del]霍格老爷你好!我认错了人了![/del])
[/quote]

[quote]
PH:我听到了元素之灵的声音。一个强大的元素!压制住那些鬣蜥人,再给我点时间。
PH:替我争取多一点时间。
PH:休息一下,萨满。这位勇士可以先行前进,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跟上去不迟。
PH:风之灵,赐予我们你的疾速吧。

PH:雷王兽人基本都是蠢蛋,但他们对付巨人的确很有一套。
PH:他们还因为把自己最喜欢的战术刻印在臂环上而出名。我觉得他们要么是在炫耀要么就是根本记不住。

PH:元素之灵拯救了我,但它很冷漠。我的肺跟着了火一样。
PH:我们到了。就是那具尸骸。我… 我恐怕没法跟你一起进去。我的手臂不停的颤抖,就像是大地在我脑子里尖叫一样。
PH:我会在里面同你会合。愿诸灵指引你。奥格洛克,来帮我一把。

PH:我们要做的事对这个世界至关重要。
PH:等等,我….
PH:卡德加!
卡德加:我只伤了自尊。果不其然,古尔丹在这也有他自己的伽罗娜。
PH:她没在你虚弱的时候杀死你可真走运。
PH:哼。也许下次你就会听我的话了。
[/quote]

[quote]
PH:影月氏族就居住在那大平原上。
PH:他们都是灵力强大的人。萨满魔法在他们的血脉中强劲的流淌着。
PH:远处的那根白色石柱中藏有另一颗聚焦水晶(原文:Iris crystal)。很不幸,它位于影月氏族的领地中央。
PH:这就是我们的工作重心。
PH:我们遵循先知的指引建造了这座祭坛。但它的用途我还不清楚。
PH:若影月氏族知道那个预言,那他们的进攻就是经过精心准备的。
PH:我们一直在侦测德拉诺上空那些月亮的能量水平。
PH:根据我的计算,那些能量很快就要飙升到无法度量的水平了。我们把这一天象称为“The Alignment”(小说《黑门》里耐奥祖为了打开传送门而利用的那个天象)

PH:很快我就会再来的。
PH:伽罗娜!你这肮脏的刺客….
[/quote][/collapse]

[collapse=2014.04.08]
[quote]
PH:看来卡兹达尔真的打算把那个预言之物弄到手(卡兹达尔,原文 Kazdar,全名 卡兹达尔·黑镰)
PH:我们的守备官们应该能拖住他,但是...等等...不!
PH:纳鲁的尘埃,立刻下去!我们必须阻止他!
PH:卡德加,事情不对劲。你最好赶紧传送离开这...
(迦罗娜):你以为你能逃到哪儿去?
[/quote]

[quote]
PH:Razuun,你留下。我要你去... 那是什么?
(Razuun,目前在数据库里符合这个名字的只有战争使者拉索恩,不过很难说是不是同名不同人,因为战胜使者拉索恩是个艾瑞达惹!他在TBC中位于影月谷的死亡熔炉,统领着那里的暗影议会。)

PH:吉塞尔达,你留下。我还要你去... 我身后有什么东西?
(吉塞尔达,既巫婆吉塞尔达,希瓦拉恶魔。在TBC中化身为一个女兽人潜藏于纳格兰东南角的基尔索罗堡垒)
[b](注:连吉塞尔达都出现了,看来上面这两个的确就是TBC里的那两个老面孔了。一个是艾瑞达,一个是希瓦拉,分别是纳格兰和影月谷的任务NPC。说话的这个人能命令作为军团成员的此二人,地位/力量应该不低。结合下面的这一大段,我觉得有可能是掌握了纳鲁秘密的耐奥祖或古尔丹,毕竟两人本就是影月氏族的首席萨满和徒弟惹)[/b]

(耐奥祖):维纶,看看我们走过了一段多么漫长的旅程啊。你的人民和我的,我们就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
(耐奥祖):当你们德莱尼人初到我们的世界时,我的祖先们根本不是你们的对手。你们的知识和魔法无法被他们所理解。
(耐奥祖):但随后,他们听到了“她”的声音。在天堂之上,伟大的女神娜拉(原文:Nala)轻声述说着黑暗的秘密。
[b](结合老板娘之前“影月的传说”这个剧透,不难想象这位娜拉也许就是在影月谷上空爆炸的纳鲁飞船中的成员,而她的“教诲”就是纳鲁的秘密)[/b]
(耐奥祖):几个世纪以来,我们不断传承着她的教诲。现在,我们已经可以随心所欲的操纵暗影!
(耐奥祖):我们的“真正”力量将不再被隐藏起来。
(耐奥祖):如今,你扼守至今的最终奥秘也已被我洞悉。

(耐奥祖):我从未想过审判祭坛中竟然蕴藏着如此极大的力量。有了它,我就能召唤出一位神。(审判祭坛,原文 Arbitum,蕴藏着巨大力量的德莱尼神器)
(耐奥祖/古尔丹):我只需要三颗聚焦水晶来启动信号。
(耐奥祖/古尔丹):很遗憾,维纶,我已经拥有了两颗。
(耐奥祖/古尔丹):当我的计划达成后,我将统治这个世界,以及更多其他的世界!

(耐奥祖):站起来,我的老朋友们。我计划的下一阶段就要开始了。
(耐奥祖):塔隆•鲜血,渗透奥金尼并控制住奥金顿。让他们血流成河。
[b](塔隆•鲜血,Teron'gor,既Teron Gorefiend,是兽人塔隆•血魔没有古尔丹转变为死亡骑士前的名字。)[/b]
(耐奥祖):古加尔,我们一起去解决你在霜火岭的问题。
(耐奥祖):我要派你去纳格兰,去镇压沃舒古里的纳鲁。

(耐奥祖):塔隆•鲜血,我们会一起解决你在影月谷的问题。
(耐奥祖):我要派你去塔拉多。你要渗透奥金尼。控制住奥金顿。杀光他们。
(耐奥祖):古加尔,你去纳格兰
(耐奥祖):你要去掌控住沃舒古里堕落/死亡(原文:fallen,暂时这样翻译惹)的纳鲁

(耐奥祖):啊...聚焦水晶终于是我的了。
[/quote]

[quote]
(阿卡玛):地狱咆哮!
(阿卡玛):你对卡拉波的进攻不仅是懦夫行径而且毫无理由。
(阿卡玛):更甚者,我们的部队在战场上全面压倒了你的兽人。
(阿卡玛):我本有权利将你斩首并夷平这座城镇...
(阿卡玛):...但不是在今天。今天,我们饶你一命。把你的战争机器带走离开这里。
(地狱咆哮):够了!你们这些狡猾的德莱尼可以保住你们珍贵的神庙...暂时的。
(地狱咆哮):钢铁部落将卷土重来!
(这里很有可能是老吼惹)
[/quote]

[quote]
(Hara):Throm-Ka,指挥官沃尔卡。您的驾到让影月氏族倍感光荣。(Throm-Ka:同“你好”)
(指挥官沃尔卡):萨满,女人... 我没时间听什么预言或谜语。
(指挥官沃尔卡):你们那些真正的战士都在哪?还是说他们关于影月氏族的传言都是真的?
(指挥官沃尔卡):你们就是一群只会使用魔法的懦夫?
(Hara):懦夫?我要让你知道谁才是懦夫!
(指挥官沃尔卡):且慢。我今天不是来跟你决斗的,Hara。
(指挥官沃尔卡):你们影月是骄傲的氏族,你们的战士之魂还没有被遗忘!
(此处应该还有一句话但是原文里只有标记没有内容)
(Hara):很好,沃尔卡,沃拉什之子。影月氏族会加入钢铁部落的。
(Hara):Lok-Regar。你的命令?
(指挥官Vorka):召集你的族人。钢铁部落很快就要将卡拉波彻底摧毁了!
(Hara):Zug-zug。(Zug-zug:表示服从)
[/quote]

[quote]
(加纳尔):传话给其他人:我们找到了铁狼的子嗣。Lok'tar ogar!
(加纳尔):钢铁部落接近了。谁也不许乱动。

加纳尔:霜狼兽人!各自散开进攻雷王兽人!为了复仇!
(加纳尔):干得好,现在去对付他们的头领。
加纳尔:哈托克,铁狼之子!我来取你首级了。(哈托克,雷王兽人,“铁狼”芬里斯·狼兄的儿子)
哈托克:看啊弟兄们,加拉德的杂种儿子似乎是从坟墓里爬出来了。
哈托克:哈哈哈!你不该回来的,加纳尔。否则你还能活得久一点。
哈托克:如果加拉德肯乖乖加入钢铁部落,你的宝贝老爹今天还能来救你的小命。
加纳尔:好好想想你的遗言吧哈托克。没有哪个雷王兽人能战胜我。
哈托克:的确,你的狼群在开阔地上作战十分强大。就让我们看看你在戈隆的阴影下能做的如何。
哈托克:雷王兽人...释放巨兽!
哈托克:怎么了加纳尔?看见戈隆就害怕了吗?
哈托克:我还以为你们霜狼兽人应该都身经百战了。
哈托克:跟一个雷王兽人战斗并不容易,对吧?
哈托克:你们这些杂种敌不过我的利刃!
哈托克:你要是加入了钢铁部落我现在也不用杀你了。

PH:抓好那些锁链。
PH:他的手臂要摆脱束缚了!把在他把你们都按死在墙上之前把松垮的部分都收紧。
PH:都给我用力拉!

加纳尔:哈托克!你躲不了我!

(“铁狼子嗣”哈托克):我的...父亲...会...为我报仇...
(加纳尔):你的父亲会因你的死而悲痛,就像我为父亲的死哀悼一样。
[b](如此看来,加拉德很可能就是被雷王氏族的人害死的,有可能是被他们用戈隆杀死,不然加纳尔也无需对铁狼芬里斯的儿子紧追不舍。貌似头目之前的剧透也提到了这个)[/b]
加纳尔:我光荣的兄弟姐妹们!今天我们达成了杜隆坦根本不敢尝试的事情!

加纳尔:有胆量的就跟我走——来吧!我们要让世界知道霜狼兽人的威名!
加纳尔:我们...就是...霜狼兽人!
[/quote]
[/collapse]

[collapse=2014.04.09]
[quote]
维纶:是的… 很好。在影月谷有四块arkonite水晶,它们是我们飞船上的古老遗留。
维纶:我本以为我们永远不会用到它们的力量,但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拿上我的法杖,替我去收集那些水晶的能量。

维纶:你把我的人民带去哪儿了,耐奥祖?

PH:还有敌人在我们之中。所有人拿起武器!

PH:她的死意味着一个崭新时代的到来,而钢铁部落将是它的主人。
PH:嗯… 你很强大,守备官。我将第一个夺走你的灵魂!

PH:你必须击败指挥官沃尔卡。他就在那儿,卡拉波的大门那里。(指挥官沃尔卡, Commander Vorka)
PH:我很乐意。守备官们,随我一起加入战斗!

PH:你不会死的,勇士!
PH:让圣光愈合你的伤口!
PH:圣光会保护它的勇士。

PH:O’re atal’sha!为了圣光!
PH:我们决不退缩!
PH:前进!为了卡拉波!
(维纶):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塔尔洛,让部队救治伤兵各自休整。

PH:围攻被打破了!来啊,兄弟姐妹们——把这些兽人从卡拉波赶出去!
PH:卡拉波没有陷落,至少现在如此。
[/quote]
[quote]
PH:你如果给我松绑我就去同你的霜狼酋长谈谈。
PH:我们走吧。
PH:我…感觉…好些了!你做对了!现在我可以去听听你那霜狼酋长要说什么了。

PH:看啊,看啊。伟大的杜隆坦从他的山上下来和嘲颅兽人玩儿了。
杜隆坦:我们会把你们当作盟友,而不是奴隶如果加入我们你们少不了报仇的机会。
PH:说的好听,承诺也好听。我们会加入你的霜狼,但嘲颅必须保留,还要烧死每一个钢铁(部落)兽人。
PH:很好。当你亲眼目睹我们的复仇时,霜狼酋长,记住这一刻。

PH:啊!他想捅我!我早说过不能信任嘲颅兽人!
PH:断肢忘了要友好点。我看到个漂亮兽人。我想看看她会不会跳舞。抱歉。抱歉。(断肢,原文Limbflyer,就是这个在说话的嘲颅兽人的名字)
杜隆坦:我们来是要谈判。你我的族人都苦于“钢铁部落”的折磨。我决定追击他们的将军奥格瑞姆•毁灭之锤让他为攻击我们的族人付出代价。你有胆量与我们一起吗?
PH:是的,霜狼和嘲颅需要彼此。你想知道钢铁部落的大炮在哪。我们需要你的(玩家)。
(霜狼和嘲颅:wolf and sculls。嘲颅你们不是兽人么!讲话怎么跟食人魔有得一拼!这么蠢萌钢铁部落知道么!)
[/quote]
[quote]
维纶:我会派工程师去收回北面的水晶。
玛尔拉德:耐奥祖怎么办?我们难道眼看着他掳走我们的人民却逍遥法外?
维纶:耐心点,玛尔拉德。营救需要计划——在确定我们族人的位置之前不宜轻举妄动。
维纶:我们曾经做出错误的选择。我不会让它再次发生。我决不能放任我的人民去死。
[/quote]
[quote]
露坎:钢铁部落到来时,他们给了我们氏族一个选择。加入,或者死亡。
[b](露坎,耐奥祖的配偶。基尔加丹化作露坎的灵魂欺骗了老萨满,使得兽人一步一步迈向了被奴役的深渊)[/b]
露坎:我的丈夫耐奥祖决定挽救我们的族人。于是他答应加入钢铁部落,但他们开出一个很苛刻的条件。
露坎:他们说…(原文此处没有具体内容,但是必定让耐奥祖很纠结。看来曾经带领兽人落入恶魔陷阱的老萨满现在被其他兽人所唾弃啊)
露坎:于是他转而投向沉寂的虚空。他打破了古老的律法。他开始使用黑暗之星的力量(黑暗之星:dark star)。
露坎:我恳求他停手,但他不肯回头。
露坎:如今,我知道他甚至摧毁了法典,玷污了我们族人的全部记忆。
露坎:我只求你做一件事,陌生人。
露坎:完成我所不能。求求你,阻止他。在无法挽回之前阻止他的疯狂行径。
露坎:到西边去,在村子的最高点是耐奥祖的祭坛。你能在那儿找到他。


格罗姆•地狱咆哮:耐奥祖!你的军队支离破碎,你的堡垒已成废墟。
格罗姆•地狱咆哮:你的“黑暗之星”已经坠落,还被德莱尼据为己有。你真是个耻辱!
格罗姆•地狱咆哮:星星和预言如何能抵挡钢铁和火药?给我点有价值的提议,否则你的族人全都得死。
耐奥祖:我们依然能服务钢铁部落,地狱咆哮。我们的魔法——
格罗姆•地狱咆哮:你们在我的钢铁部落里没有一席之地!
格罗姆•地狱咆哮:回到你的小村子去,耐奥祖。在钢铁部落吞没你们的时候你可以看看星星。
[/quote]
[quote]
杜隆坦:霜狼兽人们!钢铁部落正在逼近。就在此刻,他们已经在雷霆之路上行军了。(雷霆之路:Thunder Pass)
杜隆坦:但霜狼氏族已经重新统一!只要同心协力,我们就能保护这块土地!
杜隆坦:Lok-Narash,霜狼兽人!准备战斗!(Lok-Narash:拿起武器)
加纳尔:你了解我,兄弟。我总是能随时投入战斗。


德雷克塔尔:Exurotus太虚弱了。我最多只能帮他打破束缚。但随后死亡就会将它带走。
德雷克塔尔:如果我能再强大一点…
(萨尔):唯有你的力量能让你聆听元素之怒的呼唤,也是唯一一个知道应该怎么做的人。
德雷克塔尔:也许我能做点什么。Exurotus,我将灵魂先给你作为宿主。与我结融合,这样你的火焰便不会熄灭。
德雷克塔尔:我的灵魂… 在燃烧!
PH:德雷克塔尔,它对你做了什么?
(萨尔):他与元素之怒合为一体了。他们的灵魂现在交融在一起。
德雷克塔尔:我… 我看见了。我能看见元素们的变换,元素之灵在大地中移动。真是太壮观了。
德雷克塔尔:食人魔要为他们的恶行付出代价!


考戈尔:啊啊啊啊啊!了结我!让我死吧!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不要找借口,考戈尔。我们正在同另一个世界交战。动员你的族人,或者你自己去挖矿,我不在乎。你若不能上缴足够定额,你的氏族就是我们武器试验的下一个目标。
(考戈尔,性格残忍的食人魔,仅在魔兽3里出现过,因为持有远古的兽人战斧塞拉希尔而成为卡里姆多石锤食人魔的首领。雷克萨在通过考验后加入了他的石锤氏族,但随后雷克萨因为帮助萨尔的部落同其产生分歧,并最终在决斗中杀死了考戈尔)
[/quote]
[quote]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杜隆坦?德拉卡?你们来这做什么?
杜隆坦: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你要为攻击我的族人付出代价!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我从没下达过那样的命令。我只是想让你的族人加入我们,保卫这个世界不被传送门那边的威胁所侵扰。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即将到来的末日会毁灭我们所有人。这些外来者会带来烈焰和死亡的狂潮,除非兽人能万众一心在这之前消灭他们。
杜隆坦:你为何这么肯定我们的命运只能如此?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因为我亲眼见过!几个月以来我每晚都会做噩梦,在梦中我无助的看着我们脚下的土地被腐蚀殆尽,天空变成熊熊烈火。
杜隆坦:我从来不知道伟大的毁灭之锤也会害怕。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随你怎么说,但毁灭确实在临近。就是这些从传送门另一边出现的生物会带来这灭顶之灾。
德拉卡:夫君?就是他的士兵杀死了你的兄弟。
[b](这里可能说的是加纳尔,但实际上加纳尔没死,还弄死了铁狼芬里斯的一个儿子替老爹加拉德报了仇。或者这里说的是杜隆坦的大哥,加拉德失踪的长子也说不定惹)[/b]
杜隆坦:我没有忘记也没有原谅这一点。但奥格瑞姆曾是个高尚的兽人,也是我最亲密的朋友。我有义务至少试着帮他重拾他的荣誉。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你总是这么多愁善感啊,杜隆坦。我和你一样都忠于我们的人民。不要以为我是自愿走上这条道路的。有些东西比荣誉更重要。
[/quote]
[quote]
PH:圣光。纯粹的光芒。在绝望的时刻希望显现,在我们最黑暗的时刻照亮前方!
PH:耐奥祖的仪式… 开始了!…我们没有时间了!
PH:我们必须阻止影月氏族的酋长。

伊瑞尔:先知!你对自己做了什么!?
维纶:我必须要做的事,孩子。
维纶:我… 已对你… 倾囊相授…
伊瑞尔:但维纶大师,我的训练还没完成。我还没准备好——
维纶:你的能力早已超越自己的想象,伊瑞尔。从你的内心寻找力量吧。
[/quote]
[quote]
PH:无关紧要。这些灵魂属于我了。我的力量还在增长。
PH:奥金顿终将属于我!我要吞噬所有的灵魂再将它们的灰烬抛入地狱之火!(提到了hellfire,暂时这样翻译)

PH:只要那颗心还完好,恐怕奥金顿的防御力量就还是不够。这到处都有暗影议会的眼线。

PH:图拉妮,到泰摩尔去找缚魂者Aedraa。她已经把最后一块水晶带到了那里。从她手上拿到水晶,我们在奥金顿外的Retribution Point碰头。


PH:我们已经准备好奴隶了老大。
PH:很好,与其让他们可悲的灵魂待在他们虚弱的躯体里,它们在我这会发挥更大的作用。PH:啊… 是的,噬魂者(Souldgrinder)的吟唱伴随着力量!有了它我们就无人可挡!
PH:好呀!我们无人可挡!我们无人可挡!
PH:安静你这白痴!
PH:我必须回到灵魂世界去继续我的研究了。看好这间屋子,确保没人能接触到传送门!
PH:上前来,噬魂者!吞噬我们带给你的这些灵魂吧!
[/quote]
[quote]
楚伦娜:你怎么看,萨尔?
[b](楚伦娜,女性牛头人,猛禽德鲁伊成员,在海加尔山的艾维娜圣殿出现,协助冒险者复活半神艾维娜)[/b]
萨尔:它身散发这是仇恨和尘土,楚伦娜。我不想把它留在要塞里。
PH:我觉得它不在钢铁部落手里就好。
PH:我们因该摧毁它。
PH:也许吧。但首先,我们要弄清楚黑手能用它做些什么。
[b](黑手,黑石氏族的酋长,奥格瑞姆的上司,在我们世界的过去他是部落第一个大酋长)[/b]
PH:楚伦娜,在戈尔隆德准备我们的行动部署。不论钢铁部落在计划什么,我们都要做好准备。

PH:我们的双足飞龙都没法抵御这样的寒冷。
PH:看起来这回咱们在天上就没有盟友啦。
PH:我们得想更好的办法帮我们的双足飞龙御寒。
PH:看来只能依靠本地的rylak来做空中交通了。(Rylak,某种飞行动物,暂无更多信息)

PH:我能打开暂时一道通往奥格瑞玛的传送门。增援已经就绪了对吧?
PH:希望如此。
加兹鲁维:有人需要修东西吗?(看来是加兹鲁维穿过传送门从奥格瑞玛来到了德拉诺,没准要塞的建设也是由他负责。相对应的联盟也会有这样的角色,没准是个侏儒或者矮人?)
[b](加兹鲁维,荆齿城的地精老大。协助萨尔的部落建造了奥格瑞玛,并在大灾变期间全权负责了火灾后奥格瑞玛的重建。玛加萨叛变期间以相对“低廉”的价格(他竟然没有收全款!这不科学!)暗中帮助贝恩•血蹄搜集军备,并在萨尔决定前往大漩涡后建造了“德拉卡之怒”送给萨尔和阿格拉。如此良心的地精简直洛克塌!如今他终于真正出现在部落的剧情里了!)[/b]
PH:…你让一个地精做你的工头?
PH:加兹鲁维负责了奥格瑞玛的建设。
加兹鲁维:奥格瑞玛!不动如山的要塞!
PH:它不是刚被洗劫过一次么?
加兹鲁维:是啊是啊,好吧,就那么一次。
[/quote][/collapse]

[collapse=2014.04.10 更新]
[quote]
PH:这就是审判祭坛。
PH:先知曾预见到我们在未来会面临巨大的危险。
PH:这座神庙保存着足以拯救我们免于毁灭的力量。
PH:我祈祷那审判之日永远不要到来。因为如此强大的力量必定伴随着巨大的代价。
PH:要启动审判祭坛需要非常巨大的能量——而这种能量在这个世界是不存在的。
PH:很幸运,聚焦水晶来自德拉诺之外的世界。我们认为三块水晶应该足以提供我们所需的能量了。
PH:有五颗聚焦水晶从影月谷上空坠落到地面。
PH:不幸的是,影月氏族似乎也在搜集它们。我们决不能让他们成功。

PH:这就是先知曾在幻象中看到的。
PH:你了解我族魔法的作用吗,旅行者?
PH:看到这战锤了吗?在我的手中,它能用魔法之力攻击我的敌人。但在一个毫无经验的训练兵手上,它就是一块笨重的石头。
PH:审判祭坛的力量取决于使用它的人。
PH:善加利用,它将为这个世界重塑希望。用于歧途,它就是一件毁灭的兵器。
[/quote]
[quote]
PH:流水之灵,我寻求你的指引。大地之灵,我需要你的力量。
PH:我...我听到了一位元素之怒的声音!
PH:小心!鬣蜥人来了!
PH:火焰之灵,我寻求你猛烈的...啊!!!!!
PH:住手!他不是我们的敌人。
PH:德雷克塔尔!掩护我。
PH:赶紧把话听完!我们就要被鬣蜥人淹没了。
PH:让你的狼指引你,德雷克塔尔,尽可能跟紧我。等你完事之后到寒冰熔炉里找我们。Lok'tar ogar!
PH:那是什么?
PH:入侵者!
PH:抓住他/她!
PH:德拉卡,帮我一把。我们得——啊!!!
德雷克塔尔:要记得,孩子,我既眼瞎又不能像过去一样召唤元素了。
PH:呸!那就跟他们空手搏斗!站起身来,老者。
德雷克塔尔:面对一个能吞噬元素的对手我们有何胜算?
PH:你很久之前就教导我元素永远不会抛弃我们。现在是我们为元素做同样事情的时候了。不论胜利或是死亡,我们必须为它们努力尝试。
(其中一人在诵读咒语,我觉得这个人就是萨尔惹)
火焰之怒:你解放了我的孩子还将我重塑完整。接受我的祝福,去把霜火岭的全部怒火倾泄到你的敌人头上。
火焰之怒:萨满,强大的你独自一人就能够聆听我的呼唤。你很睿智的发现了何为必行之事。把你的图腾递给我。
火焰之怒:感受火焰的愤怒!
PH:Exurotus一直被人认为是个传说。它的故事被萨满代代相传,象征着真正的元素之灵。看到如此尊崇的灵魂竟被禁锢起来,这对兽人,对萨满教义和我自己来说都是一种亵渎。
(看来Exurotus就是霜火岭元素之怒的名字,而它被钢铁部落囚禁了。黑暗萨满果然有一套惹)

PH:折磨着大地的法术恶臭弥漫在空气中,德拉卡。你能看到什么?
德拉卡:鬣蜥人...很多鬣蜥人。我们去吸引它们的注意,这样你就能潜入寒冰熔炉了。
PH::我能感觉到上百只鬣蜥人在地下穿梭。这事要成可不容易。
PH:疾风之灵!请你聆听我的请求!我们需要你的智慧。
[/quote]
[quote]
PH:我已发誓尽忠职守。哪里有需要,我们就去哪里。来吧,守备官们!
PH:嗯...是的,你说的没错。跟我来,守备官们!
[/quote]
[quote]
PH:这么多?很好。若先知发起召唤,游侠定将回应。跟我来,兄弟们!维纶需要我们的帮助!
PH:我信任维纶的智慧。毕竟,他是我族的先知。跟我来,兄弟们!
PH:都完成了?很好。等战斗结束,我们得好好的把卡拉波的防御护盾修理一番。
PH:你是学者的朋友,造访者。我会同你在集合点碰面。
[b](学者,原文Anchorite,在TBC中被这样翻译。Anchorite一词是德莱尼对其祭司的尊称,尽管他们也会直接称呼相关者为祭司。目前至少出现了一个资深学者-Grand Anchorite,就是在沙塔斯城中心游走的资深学者奥蒙纳。[url=http://wow.zamimg.com/uploads/screenshots/normal/81855.jpg]点我看图[/url])[/b]
PH:请带上我的这份谢意上战场,它的火焰将会与你同在并将敌人烧成灰烬。
[/quote]
[quote]
PH:只有我们离那些碎片足够近,能够收集它们再解放元素之怒。
PH:您的警备太松懈了,酋长。我在大门内侧抓到了这些游侠间谍。
PH:他们太迟了。囚犯们早已在前往黑喉要塞的路上了。(黑喉要塞:Blackmaw Fortress)
PH:他们的鲜血将会召唤出黑暗之星,并把我变成钢铁部落的神!(黑暗之星:Black Star)
PH:酋长看中的是行动,不是空谈,暗影法师。(暗影法师:shadowcaster。并不是我们玩的法师职业)
PH:封锁出口!没有哪个德莱尼渣滓能活着离开村子!
PH:快点,帮我解开束缚!我们得杀出去了!
[/quote]
[quote]
(维纶):这些兽人玷污了神圣的卡拉波。他们的进攻将在此终结!
(维纶):愿圣光指引我们的道路!
PH:Karabor ki'le!(应该是祷言的一种)
PH:Karabor ki'le!
(维纶):阿瑞菲奥!为我们提供火力支援!(Arepheon,[del]德莱尼部队的一种[/del][b]德莱尼游侠阿瑞菲奥[/b])
(维纶):游侠们!弓箭准备...
(维纶):任意开火!
(维纶):技工们,敲掉那些坦克!(技工:Artificers)
(维纶):阿卡玛,塔尔洛!让他们尝尝德莱尼的力量!(塔尔洛,德莱尼人,WOD首次登场。全名:先驱者塔尔洛 - Harbringer Taalo)
PH:遵命,伟大的先知。
(维纶):(玩家),你跟我来。
[/quote][/collapse]


改动



卡德加再次遇上伽罗娜,不得不感叹一下这就是命运呀


来个艾瑞日更大人打气。求双更!三更!最好有彩更!


卡德加和加罗娜...不叫声师娘么....


第一段对话……看来不同种族有不同的对话啊
如果玩家是个熊猫人的话……
PH:我们抓到了一个杜隆坦派来追踪我们的家伙。
加纳尔:又一个……WTF你TM到底是个啥?!


那个绿皮应该是指萨尔


风怒了编辑掉

改动



迦罗娜获得了一个新的模型……


接楼上,详见新的女性德莱尼模型+新的兽人模型


[quote][pid=128995666,6984334,1]Reply[/pid] [b]Post by [uid=26235971]食蜂 操祈[/uid] (2014-04-07 00:36):[/b]

卡德加再次遇上伽罗娜,不得不感叹一下这就是命运呀[/quote]
请问 签名的刀妹 是什么啊?


[b]Reply to [pid=129012425,6984334,1]Reply[/pid] Post by [uid=1629482]Stephniea[/uid] (2014-04-07 13:36)[/b]

就是刀妹的gif图呀。。。[img]http://img6.ngacn.cc/attachments/mon_201301/22/-1324875_50fe250b9488c.png[/img]


[quote][pid=129012583,6984334,1]Reply[/pid] [b]Post by [uid=26235971]食蜂 操祈[/uid] (2014-04-07 13:40):[/b]

[b]Reply to [pid=129012425,6984334,1]Reply[/pid] Post by [uid=1629482]Stephniea[/uid] (2014-04-07 13:36)[/b]

就是刀妹的gif图呀。。。[img]http://img6.ngacn.cc/attachments/mon_201301/22/-1324875_50fe250b9488c.png[/img][/quote]
不是什么游戏的吗? 这个刀妹没学W呢


[b]Reply to [pid=129012616,6984334,1]Reply[/pid] Post by [uid=1629482]Stephniea[/uid] (2014-04-07 13:41)[/b]
不是游戏,就是一个gif图


和之前数据挖掘出来的奥金顿5人本最终BOSS是塔隆血魔吻合了


为啥耐奥祖会给古加尔下命令,他的食人魔助手不是登塔么


地狱咆哮被打败了?还是被阿卡玛?唉,大悲剧。


[quote][pid=129070526,6984334,1]Reply[/pid] [b]Post by [uid=20763724]小小水桶s[/uid] (2014-04-08 17:29):[/b]

地狱咆哮被打败了?还是被阿卡玛?唉,大悲剧。[/quote]

某平行世界的地狱咆哮还被南海镇民兵抓住关在笼子里了呢……被阿卡玛打败已经很不错了


[quote][pid=129063595,6984334,1]Reply[/pid] [b]Post by [uid=548163]big_extra[/uid] (2014-04-08 15:34):[/b]

为啥耐奥祖会给古加尔下命令,他的食人魔助手不是登塔么[/quote]
本世界线是因为古加尔跟着古尔丹了所以耐奥祖不会命令古加尔吧
估计是钢铁世界线古加尔没跟古尔丹


耐奥祖为何如此碉堡?这简直是参透了熵魔奥义,集黑暗之大成和维纶正面叫板的节奏


感觉任务线会变得更多。。
老神棍遇到伽罗娜 啧啧啧

下一页(2)